进了体制内,却想当网红,她说每个人都有明星的梦

小微 科技进了体制内,却想当网红,她说每个人都有明星的梦已关闭评论74字数 4070阅读模式
摘要>导语:昨晚,快乐大本营里出现了很多抖音达人,这篇文章是其中一个达人大喵哥的故事。>抖音尽情展现自我的超酷达人和现实中听话的乖乖女,

抖音尽情展现自我的超酷达人和现实中听话的乖乖女,这两种身份同时集合在大喵哥身上。某种程度上如今每个年轻人都或多或少有大喵哥所面临的冲突和矛盾——自我与家庭,现代与传统。大喵哥一直试图在两者之间找到解决之道,而我们也衷心希望每一个玩抖音的年轻人都能够找到真正的自我。

1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快本上的大喵哥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大喵哥人生最高光的时刻是站在快乐大本营的舞台上,何炅和她的距离只有几十厘米;李健、罗志祥、陈粒看着她用声音模仿皮卡丘、懒羊羊和王者荣耀里的两个人物;用不了多久,她那张粉刷轻轻扫过的脸会随着无线电波和宽带传输到上万家庭的屏幕上,夹杂笑声。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脸放不下来了,一直抽搐。”直到下场,大喵哥仍旧保持着紧张的笑容。人生中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就出现在“从小看到大”的“综艺巅峰”里,紧张得“连主持人的样子都是模糊的”。等回到哈尔滨老家,听到电视里传来湖南卫视经典的那句“快乐大本营,现在继续”时,她才有点后知后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也曾站在那个舞台上。”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在作为抖音推荐的达人,站上快本舞台之前,大喵哥在这个app里已经拥有15万粉丝,相当于加拿大舍布鲁克全城人口。23岁的她在视频里有年轻的一切资本,她涂红唇、戴颈圈、穿飞行员夹克、脸上贴着星星点点,随着音乐自如地摆手、转头、眨眼,气场大得如同明星。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2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考上了,下周就去‘三支一扶’。”这个名词专门用来指大学生在毕业后到农村基层从事支农、支教、支医和扶贫工作。这是大喵哥在现实中的工作。你可以在脑海中想象这样一个画面:一个戴着大耳环、斜露肩,妆容欧美的朋克姑娘即将要坐在木头桌椅之间,每日陪伴打印机,拿着保温杯向你走来。简直像一场致敬当代生活的行为艺术。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她的身体里住着两个“娜娜”。平时打个底就出门,但录视频时大喵哥会花半小时化妆,戴美瞳、粘假睫毛、画眼线,“我化妆比较粗糙,用抖音自带的美图功能,妆容看得不明显。”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粉丝们关注她头发弯曲的角度、她美瞳的颜色、甚至她的美甲卸没卸。他们说她像吴莫愁,像邓紫棋,评论多得刷不完,但最击中她的是那句“看见你笑就很开心”。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最开始完全没考虑要火,要怎么涨粉,单纯是自己喜欢。”一年前,大喵哥加入抖音,随着它一起经历,“每个人都有想当明星的梦,明星拍mv是很酷炫的事情,我在这里也可以展示自己喜欢的音乐,大大方方地 ‘唱’一首歌。”文章源自微观生活(93wg.com)微观生活-https://93wg.com/613.html

在拍摄迄今为止的168个作品时,她每次都会先选出歌,听几遍,掐准小鼓点。每个镜头的方向、卡点都是根据旋律和歌词而来,手势配合歌词显得更自然。

拍摄角度也不见得是45度仰望天空,找到自己看着最舒服的位置,录个七八遍,挑出最满意的一个,点击上传。

红心和评论纷至沓来。如果有段时间没更新,粉丝会录歌发给她,还会在难过的时候找她倾诉。得到别人的信任,她受宠若惊。

3

她曾经十分需要这种信任,在大二的时候经历过一次抑郁症。她希望让别人减少对这个疾病的误解,于是决定敞开心扉。

“那会睡不好觉,吃不好饭,只有80多斤,扁桃体发炎,全身起东西,自己去澡堂都会害羞,每隔一两周发一次高烧,性格也敏感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发泄,就伤害自己,“我觉得不疼”,难受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在学校晾衣室的黑暗里,用头撞墙,撞青了,第二天贴一块布再去上课。

有的朋友开始怕她,离得远远的。她一个人去医院检查,很怕。结果是重度焦虑和重度抑郁症,学校怕惹事,追着她要诊断书,她极度恐惧,把诊断书绞得很碎,撒到学校每个楼层的各个卫生间,冲走。

后来一个学姐带她认识了一群新的人,她才开始有了新世界,“感觉能稍微喘口气”,一句日剧里的台词截图在那个时刻拯救了她——如果你累了,如果你难受,那就不要努力了。

她现在慢慢好了,还能给别人带来快乐。

最让她意外的一位粉丝,在每一条视频下吭哧吭哧地留言;又把她在抖音发布的所有视频剪辑成一条合集,放在b站;为她做表情包,做壁纸。“天啊,自己怎么会成为壁纸,我一直觉得只有明星才能当壁纸。”这时候,她甚至会生出一丝内疚:我没有那么好看呀。

4

视频里“放肆去野”,如北京大飒蜜一般的大喵哥,在生活中一直觉得自己不算好看:“身高160,体重100,小短粗,弯腿,五五分。”出生时护士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眼,使她的一只眼角始终下垂,“像被谁捏着”,小时候出门总有人问这孩子眼睛是不是被叮了。

初中经历了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真心还被深深嫌弃的青春期故事,少女苦涩的情感基因埋在对外貌的自卑里。

妈妈牵着她走在街上,那是一位长相西化的母亲,眼睛深邃、鹰钩鼻,头发都是黄色的。别人看了,都问,这是你家孩子?不像啊。“特别扎心。”

“反倒是玩了抖音之后,感觉喜欢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他鼻子高眼睛大,而是整体散发的自然感。自然地、大大方方的样子是最好的,看着让人舒服,不是很俗的审美,还是自信最好。”

她相信相由心生,从小到大得到最多的评价是,看着喜庆。她眯着眼睛在视频里笑的时候的确迷人,洒脱、自然,也因此上了抖音tvc广告,也出现在人流密集的三里屯巨幅屏幕上,气势磅礴地俯瞰芸芸众生。

大喵哥在抖音TVC里

所以当她出现在抖音达人线下聚会前,人们以为她高冷,技术流。后来连00后的小弟弟都在不停说,没想到喵哥这么可爱,像个学生一样。

“我私底下跟在视频里差别很大。”她见人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我的性格比较小孩,没心没肺,从小到大被父母保护得太好了。”

第一次和抖音达人们聚会是在北京的一个咖啡馆,百来号人,大喵哥紧张极了,怕自己是“照骗”。去之前一直忐忑,完了完了,这次聚会后要掉粉了。

结果来到现场的第一眼,就感觉到“莫名的契合度”,像所有人认识了很久一样,特别亲切。人们一边拍视频,一边交流经验。哪一首抖音热门的歌曲响起时,人们会默契地燥起来,音乐就是暗号。大喵哥甚至在音乐播放软件下面的评论里,刷到“抖音来的,举个手”。人群很嗨,一起唱一起跳,无意中就发明了新舞步。

不过社交恐惧还是让大喵哥故意逃掉了一些破冰游戏。她特别容易害羞、慢热,跟视频里活力四射的样子截然不同,一直坐在角落里。陆陆续续地,有人来找她一起拍视频,“特别感谢那些主动来找我的小伙伴,我才迈出一步,大家认出我了,也稍微解除了 ‘照骗’的担心。”

那些从线上转移到线下的朋友要学着适应大喵哥的新形象:宽松T恤、短裤、学生凉鞋。她至今不敢当着大家的面拍抖音。最近尝试过一次,拍完看自己的手势像小凤爪,没怎么变过。几乎全部作品她都在家里完成,有人说粉丝都快画出她家的户型图了。

5

大喵哥日常

前几天,她第一次在姐姐的带领下来到家乡的酒吧,清吧,还瞒着父母。“我爸妈完全看不了我画浓妆的样子,他们说像个媒婆。”

她从不在爸妈在家的时候录抖音,尽管妈妈也跟她录过,玩得开心,但坚决不允许她播出去。

她出生在一个典型的公务员之家,父亲在政府上班、母亲在事业单位,全家指望她考个公务员,再嫁个公务员,有医保、有养老金、找个老实人,再生个孩子,“有什么困难爸妈可以帮你”。

生活一眼望得到头,她也似乎接受了这样的设定。为了即将下沉基层的日子,她恐怕不得不把露脐装和眼影彩盘收进箱子深处。

试过反抗。那次去拍广告片,妈妈发现她书翻得少了,“我妈很敏锐,到哪个时间点,书应该旧到什么状态,她一清二楚。”

父母说她心开始飘了,拍个广告就觉得了不起了,“以后永远不会有人记得你”,他们说,广告镜头一闪而过,没人知道她是谁,甚至在老家的电视台根本都不会播放。

她实在理解父母是为她好,小心翼翼地不让这些真实想法变成对父母的抱怨。“他们觉得所有企业都可能被开除,只有公务员不犯政治错误就有保证。”她有一次来北京参观今日头条的大楼,完全被现代企业震撼了,“很明亮、很时尚,还有吃的东西。”她兴奋地拍照发给妈妈,后者却总是看到不好的一面,“有点悲观”:“最后有多少人会留在北京成为领导,有多少人又不得不打包回家呢?”她的妈妈说。

也许父母是对的,但为什么觉得自己不是能被留下来的人?她感到困惑。上一辈人对公务员有执念,医保报销、养老便利,“不然你现在赚的钱,以后全都当住院费,说得我很怕,好像又句句在理。”

从小,大喵哥几乎学了所有能学的特长,画画、跳舞、钢琴,一旦父母面露难色,她肯定听话,从来没有哭着要过一个玩具。上初中时,如果不是前十名,爸妈就会非常不开心,周六日不是为了学习不准出门。即便现在大学都毕业了,妈妈也不理解她一整天在商场闲逛的意义,“她自己是女强人,也希望我是。”

从小到大,大喵哥都没为自己做过选择。大学填志愿时,她想学心理学或者产品设计类的,父母却安排她学生物科学,告诉她设计师很少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设计,都是给别人加班。学生物,家里认识人,将来找工作也便利。

等到毕业,家里不许她留在北京,除非考研留下或是考上公务员留下。在北京工作,妈妈说,大喵哥会成为月光族,没有意义。在老家有房子住,交通便利,物价低,干嘛要出去看别人脸色。

于是她在毕业一年内在家里备考公务员,每天六点多起床,晚上11点准时睡觉,手机关机,作息严格。起床后,天气好的时候到楼下跑一两圈,调动身体,白天待在家里,准备考公务员的书,休息的时候拍拍视频,看动漫和综艺,晚上跟这个公务员小区里的老干部们一起散步,走圈,不带手机,能走一个小时。晚上回来泡脚,睡觉。

但内心的冲突与日俱增,“未来对年轻人来说就是未知的,”她想离开哈尔滨,去大城市试试。虽然私下很腼腆,“但我怀疑自己内心是个戏精,只要在抖音,演个什么角色我都会试试。”

后来大喵哥才知道,父亲年轻的时候,也学习不好,还跟同学组过乐队。小乐队的照片就一张,“不知道他们现在聚在一起的时候会不会谈起以前的事情。”那会父亲喜欢唱歌,单位歌唱比赛年年拿第一,长大了很少听见他唱歌了。

虽然要求女儿把拍视频当副业,母亲其实也爱音乐,她很喜欢欧美金曲,I will love you那种,也喜欢古典乐。

大喵哥说自己很少跟父母讲内心的想法,但仍然想趁年轻多试试新的可能。“埋藏在心里面,叛逆的东西终究会有。”她最近在考虑跟父母摊牌,对于未来职业的选择,她希望能跟着兴趣走。

在谈到自己做过的最叛逆的事情时,大喵哥有点答不上来,但很快补了一句,“我正在谋划一件最叛逆的事情。”

继续阅读
 
小微
  • 版权声明: 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通知我们(管理员邮箱:81118366@qq.com),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谢谢!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93wg.com/613.html